韩毓海:回望千年,“改革与反改革”思维无法理解中国大历史

北大中文系的韩毓海教授,北人南相,放在鲁迅笔下就是奇人——“北人南相者,是厚重而又机灵”。他的朋友,著名出版人高秀芹谓之“怎么看都像江南才子,从性情到文字都不像山东人。”但是他在二十年前一篇感念“山东人厚道”的小散文《吾乡大道》里就说过,山东人的儒家情怀是零存整取。在思考家国问题时候更是如此。以中文系出身却能纵论财政大历史,观察中国大变局,视野奇崛,文字磅礴,不拘小节。《五百年来谁著史》是为典型。

5月22日晚中信大讲堂,韩毓海教授是抱着一大摞书上讲坛的。看得出来,那些书都已翻旧了。是些什么书?在演讲中可以找到答案。

演讲题为《公元十世纪以来中国的改革与革命:从“永贞革新”到改革开放》。韩教授说,标题应该是中国的改革与“治理”更合适。“治理”这个词,本是中国政治的核心,不过在话语领域,往往被诸如“民主”之类更时髦现代的词遮盖。2014年2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民深化改革专题研讨会上的讲话,题目叫做“不断提高运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有效治理国家的能力”。韩毓海说,听习近平总书记谈治理,与一般社会科学谈治理不同,具有宽阔的视野。这个视野包括三个部分:西方社会的治理经验,中国几千年来的治理经验,以及社会主义的治理经验。

习近平说:“有一个完善的治理体系并不意味着就有很强大的治理能力”。韩毓海说:“反过来说,有治理能力未必有完善的治理体系。我们中国几千年来并不是没有一个治理体系。当然,我们对治理体系缺乏系统的总结。”“强大的中共治理能力背后形成治理体系了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韩毓海:回望千年,“改革与反改革”思维无法理解中国大历史